山药果财经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区块链

丁志杰人民币有效汇率有可能基本稳定

时间:2022-09-21 来源网站:山药果财经网

丁志杰:人民币有效汇率有可能基本稳定

丁志杰:人民币有效汇率有可能基本稳定 更新时间:2010-11-6 7:12:17   美联储新近的量化宽松加大了人民币升值预期,更触动了中国外贸型企业最敏感的神经。我们看到,之前,已有许多外贸企业停接订单。据认为,未来订单数量会持续下降。与此同时,我们还看到,近来有学者公开表示,如果每年让人民币升值3%-5%,中国基本上还是可以承受的。但从当今中国外贸企业的痛苦现实来看,这个判断是否成立?仅最近4个月人民币就升值近3%,一些企业担心利润很快有可能下降30%至50%。这一趋势未来将会多么严重?中国外贸企业还能坚持多久?

《华夏时报》记者11月3日特别专访了著名汇率问题专家、对外经贸大学金融学院院长丁志杰教授,请他深入阐述观点。

汇率两年内回到6以下

《华夏时报》:在您看来,当前人民币对美元比价是否已经逼近多数外贸企业对升值预期的临界点?

丁志杰:我个人认为,对于汇率变动的影响结果,应该从短期与长期两个视角来观察。首先,目前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向均衡方向的调整有利于中国总体经济结构的调整,这其中包括中国外经贸发展方式的转变。第二,随着6月19日中国央行宣布重启汇改,人民币汇率总体上趋于升值。短期来看,这可能使得外经贸企业利润空间受到压缩。而在未来一段时期,人民币汇率很有可能会继续走强,企业应从两个方面做好应对准备:一是对汇率风险加强管理,二是对出口业务做适当调整。但目前还看不到汇率会把外贸压垮的迹象。长期来看,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决定了人民币作为一个强势货币,其汇率调整过程会给企业造成一定压力。但我们可能会看到,随着企业应对能力增强和国家经济结构转变,中国外贸应会在新的平台上获得国际竞争力。

《华夏时报》:近来有学者公开表示,每年让人民币升值3%-5%基本上还是可以承受的。但从当今中国外贸企业的痛苦现实来看,您同意这个判断吗?

丁志杰:首先,我们一定要动态地看待企业和经济承受人民币升值的能力。从2005年到2008年,人民币升值了20%,而中国的外贸却依然持续地和快速地发展。第二,未来一段时间内,人民币对美元升值的前提下,如果美元是贬值的态势,人民币对美元升值3%到5%,则人民币的有效汇率可能基本上是稳定的,起码人民币的有效汇率升值幅度会小于对美元的升值幅度。第三,这样一个背景下,人民币对美元升值3%到5%完全有可能发生。

《华夏时报》:未来人民币汇率调整的幅度有无可能超出预期,全年的累计升值幅度您估计会达到多少?

丁志杰:目前情况下,对人民币升值的预期,可能比现实的升值幅度要小,原因在于大家对美元未来走势的预测上存在偏差。假设中国经济不出大的问题,我觉得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在未来两年内回到6以下,可能是一种正常的状态。

汇改压力促进经济调整

《华夏时报》:我们真能做到让汇率调整的过程是渐进的和可控的吗?

丁志杰:在过去,我们通过这种渐进的和可控的方式来进行汇率水平的调整和汇率机制的改革,但从现在全球货币汇率领域的混乱来看,我个人倾向于首先将人民币汇率调整到均衡水平,通过市场的变化,未来让汇率更多反映经济的基本面。在这个时候,就能真正实现浮动的和弹性的汇率,其对经济的影响也会小一些。当前关键的问题是,可能大家认为人民币汇率偏离均衡水平,需要对其存在的一定程度的低估加以纠正,这可能给外贸企业的经营和利润确实带来一定程度的压力。但如果调整到均衡水平,即使今后出现阶段性升值,则影响也要小得多。

《华夏时报》:中国现阶段基于市场的原因促进内需的政策与CPI增速与贸易顺差之间有怎样的关联?人民币汇率只是一个结构调整的工具吗?

丁志杰:在进行调整的过程中,当前发生的中国通胀率的上升,主要是输入型通胀,也就是说,美元正在放弃它作为全球货币和汇率稳定的锚的作用,在这个过程中,人民币升值,可能有助于抑制通胀,但不能完全解决通胀,甚至不能完全抵消当前这种输入型通胀。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人民币汇率改革的一个重要功能,是在中国经济结构发生转型方面,发挥一定的先导作用。也就是说,汇率改革的压力,可能会促成经济结构的调整。

今年顺差或占GDP 5%以下

《华夏时报》:中国的贸易顺差未来几年内有无大幅降低的可能,最大降幅会是多少?会有怎样严重的后果?能否成功应对?

丁志杰:随着中国经济规模在世界经济比重的上升,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保持相对于GDP比重较大的外贸顺差,我认为可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障碍。推测未来的发展,我们至少可以看到一个趋势,那就是中国外贸顺差占GDP比重会有所下降。而且在十二五期间,可能会恢复平衡。

《华夏时报》:如果我们设想一下,当中国的各种产业逐渐进入价值链上游,进入这些一直被视为美、德、日等国拥有的特权领域,是否到那时,中国外贸才可以真正从容应对各种挑战?

丁志杰:我认为这很难说。中国经济结构的一些问题是缘于汇率的僵化。那么,我觉得汇率的调整,正如我刚才所说,将发挥经济结构调整的先导作用。

《华夏时报》:您认为中国外贸顺差降到GDP的3%,甚至2%以下的时候,人民币汇率问题所面临的国际压力就能化解掉吗?

丁志杰:人民币汇率现在最核心的问题是如何尽快实现浮动和弹性,那么在人民币汇率水平失衡的情形之下,人民币汇率的浮动和弹性是不可能的。那么,到底中国的外贸顺差占GDP多少是合适的?这其中汇率不是最主要因素,而是取决于中国经济在世界经济中的分工和地位,以及中国的经济结构。

《华夏时报》:您认为今年中国的外贸顺差会降到多少?

丁志杰:现在来看,中国外贸顺差应该占到GDP的5%以下。

最重要的还是防止热钱

《华夏时报》:当前全球都处在流动性过剩中,但情况有无突然发生逆转的可能,比如热钱大规模流出?中国如何防范这样的危险发生?

丁志杰:我认为目前还看不到这个迹象。现在由于美国实行第二阶段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可能导致全球流动性泛滥,而且这种流动性更多地会涌向率先复苏、经济增长状况相对较好的新兴市场经济体,包括中国等国家,因此,最重要的还是防止热钱流入。

《华夏时报》:美国执行二次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将如何影响中国继续增持美国国债?如何影响人民币对美元的升值幅度?

丁志杰:实际上我们可以看到,大量资本流入新兴市场经济体国家,都会造成这些国家货币汇率的实际升值,要么是名义汇率上升,要么是发生通胀,由此来看,由量化宽松所导致的美元的贬值和其他国家货币汇率对美元比率的上涨,也加大了人民币对美元的升值压力。

《华夏时报》:汇率问题的核心之核心,不是汇值而是主动权吗?中国一定能掌握住这个主动权吗?

丁志杰:应该说,第一,我们在人民币汇率改革上要更主动一些。第二,在汇率问题上,我们不仅要考虑国内,也应考虑国际,因为中国是一个大国。

okx平台

欧易app

okx官方网站

欧易app

欧易交易所